<address id="zxrnd"><nobr id="zxrnd"><meter id="zxrnd"></meter></nobr></address>

            <form id="zxrnd"></form>
            <address id="zxrnd"></address><form id="zxrnd"><nobr id="zxrnd"><meter id="zxrnd"></meter></nobr></form>

              <address id="zxrnd"><listing id="zxrnd"></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xrnd"></address>

              <address id="zxrnd"><nobr id="zxrnd"></nobr></address>

                當前位置: 資訊 >> 石化 >> 行業動態 >> 正文
                中石油大連爆炸海事賠付方案接近出臺
                2011-5-24 來源:財經網
                關鍵詞:硫化氫脫除劑 輝盛達 祥誠石化 中石油

                    “關于賠償問題,海洋局已經制定相應辦法,報市政府待批。” 5月6日,大連市金州新區金石灘街道河咀村村長邵德善對《財經》記者透露,“7·16”大連原油爆炸泄漏事故過去近一年時間之后,海事賠付方案終于接近出臺。
                    2010年7月16日,大連新港油庫發生爆炸,未造成人員傷亡,但直接導致了大面積的海洋污染,影響到了當地的海產養殖。圍繞如何賠付,各方一度頗有爭議。
                    對于即將形成的賠付方案,邵德善說,大部分人可以接受,但是他們村因為損失過大不能接受。
                    據接近此案的人士透露,國務院對于此次事故的調查報告早已出臺,“報告中的結論可能不是最終的結論”,檢方有可能對這一結論略有補充。
                    事故發生后,提供硫化氫脫除劑加注服務的天津輝盛達公司董事長張海軍、上海祥誠石化部經理戴小兵等九人被抓。
                    但是,作為事故直接單位的中石油究竟承擔怎樣的責任,至今仍不明朗。中國石油內部人士透露,中石油內部有一個調查報告,但是并未在內部會議上透露相關內容。
                    3月18日,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601857.SH,下稱中國石油)發布了其2010年的業績,營業收入、利潤均大幅增長。但是,這一份不錯的成績單之外,備受關注的大連“7·16”事故的損失情況,以及后續事故處理,卻只字未提。
                    3月20日,談及“7·16”事故,中國石油財務總監周春明對《財經》記者表示:“大連漏油事件,國家層面還沒有結論,還在繼續做調查,所以我們也不好提前披露,包括責任的認定、賠償,我們也在等調查結果出來,所以2010年報中就沒有提及,等到調查結果出來我們會披露的。”
                    “我們和你一樣關注安全與環保,所以這個漏油事件將成為我們的一筆值得借鑒的財富。” 周春明對《財經》記者說。
                    對于中石油來說,2010年在安全事件方面所積累的教訓與財富足夠豐富。今年1月12日,在中國石油集團工作會議上,主管安全的中國石油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廖永遠在講話中承認,中國石油“較大工業生產安全事故時有發生,重特大事故沒有得到杜絕”。
                    隨著“7·16”事故調查收官,事故過程層層顯現,事故原因也漸漸清晰,中石油下屬公司在油品卸載、管理維護方面均有瑕疵。5月,對于“7·16”事故的調查以及善后處理,中石油方面拒絕了《財經》記者的采訪。
                    “7·16”事故之后,中國石油高層帶隊前往與遼寧省、大連市政府方面商談善后,雙方協定,大連市政府出面協調善后,中石油決定加大在遼寧、大連的煉化業務投資。在外界看來,這事實上使得中石油及其高層從這一特大事故責任中脫身。
                    對于這一解決方案,中石油高層異常滿意,在與當地政府的宴會上,中石油的一位高層喜形于色,對身邊的下屬感嘆說:天不滅我!

                    事故再還原

                    大連“7·16”事故影響重大,引起了決策層以及國內輿論的廣泛關注。在為時一年的事故調查和處理過程中,這一事故的原因和過程漸漸清晰。
                    在《化工安全與環境》雜志2010年34期,大連安全科學研究院韓世奇撰文,詳述了“7·16”事故的始末,并分析了這一事故發生的直接、間接原因。9月21日,韓世奇因為曾經參與了“7·16”事故的調查處理,被遼寧省政府授予“個人二等功”。
                    此外,有關部門也對包括張海軍、戴小兵等九人,以及中石油下屬公司相關人士進行了問詢,“7·16”事故現場情景也得以逐漸還原。
                    2010年7月8日,中石油下屬的控股公司中油燃料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燃油),將其添加硫化氫脫除劑的作業委托給上海祥誠商品檢驗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祥誠)。
                    第二天,中石油下屬的中國聯合石油公司(下稱中聯油)原油部致電大連港油品碼頭公司業務部,7月15日該公司15萬噸祖阿塔原油將會到港,由于硫化氫含量較高,將進行硫化氫脫除處理,具體事宜由上海祥誠公司協調。
                    7月12日,上海祥誠公司現場選定2號輸油管線放空閥為加劑口。7月13日,天津輝盛達公司的90噸“HD-硫化氫脫除劑”(下稱脫硫劑)和上海祥誠的加劑泵運抵港口。
                    7月15日晚上8點,“宇宙寶石”號油輪開始向岸上卸送屬于中燃油的原油。脫硫劑加注也開始,但是由于“泵的壓力過高”,至7月16日上午11點,中間曾經兩次停止加注脫硫劑。
                    7月16日,“宇宙寶石”號油船進行原油洗艙作業,停止向岸上油庫卸油,并關閉了船岸間的閥門。管道內壓力減少,上海祥誠一氣加入了大量脫硫劑。加劑完成之后,上海祥誠工作人員開始清洗加劑設備和管道,沖洗液進入到輸油管線當中。
                    身在現場的戴小兵記得,在清洗工作開始幾分鐘之后,他便聽到后邊的管道開始喀拉喀拉的響聲,緊接著便是震天的爆炸。
                    在“7·16”事故之前,天津輝盛達和上海祥誠曾經兩度服務于中石油下屬公司的硫化氫脫除處理業務。2010年3月,在中聯油下屬的鲅魚圈仙人島油庫項目,輝盛達公司使用了4.75噸“HD-硫化氫脫除劑”。一個月之后,在大連的新港油庫,輝盛達公司再次使用了32噸脫硫劑。
                    2010年7月16日,是規模最大的一次,總計88噸脫硫劑被注入油罐之中。“HD-硫化氫脫除劑”的劑量逐漸加大,危險也在漸漸醞釀之中。
                    在自己的文章中,韓世奇詳細分析了爆炸產生的原因。韓世奇認為,“7·16”事故的罪魁禍首正在于配方中的雙氧水。由于雙氧水穩定性差,在一定溫度、壓力條件下,雙氧水會分解產生蒸汽和氧氣,這一反應會產生新的熱量,溫度升高又加速雙氧水的分解反應。
                    雙氧水的初始反應溫度為34.5攝氏度。7月16日當天,外部氣溫為28攝氏度,但是在60毫米厚的保溫層輸油管內,油品本身的溫度為40攝氏度。雙氧水開始分解反應,不斷產生熱量、水蒸氣和氧氣。當卸油停止,熱量開始在狹窄密閉的輸油管內聚集,最終引發了第一次爆炸。
                    第一次爆炸產生的熱量使得不遠處40米管道內積存的雙氧水瞬間分解,雙氧水分解所產生的巨大壓力又將此處的管道炸成碎片。兩次爆炸引起輸油管道開裂,油氣外泄,外部高溫之下,油氣不斷爆炸,最終演變為“7·16”特大事故。
                    在問詢過程中,張海軍堅稱,自己的公司在天津安監局有備案,并稱脫硫劑在公司的生產范圍當中。
                    但當相關人員問及脫硫劑是否經過了相關部門檢驗檢測時,張海軍回答說,“都是劉洋辦的。”劉洋,系為天津輝盛達公司的總經理——張海軍的助理。生產管理、產品銷售、原材料采購,均由劉洋負責。7月16日當天,劉洋負責現場協助戴小兵完成脫硫劑加注。
                    但是,“7·16”事故發生時,戴小兵等在場工作人員迅速驅車逃離,而劉洋卻自此消失了。

                    危險的配方

                    2000年,戴小兵在上海東方天祥公司做檢驗員時,便開始為中石油下屬的中聯油公司做原油檢驗。2003年,戴小兵離開東方天祥,2006年,戴小兵與兩位合伙人一起成立上海祥誠,其間,與中聯油的合作一直沒有中斷。
                    戴小兵稱,是中石油原油貿易部的相關人士找到自己,問是否可以做脫硫業務。戴小兵自信地說可以。“我們祥誠與SGS在石油商品檢驗的業務性質是一致的,SGS可以做原油脫硫化氫業務,我想我們也是可以做的。”
                    瑞士SGS公司此前一直為中石油下屬的中燃油處理脫硫劑加注。
                    當時,戴小兵對該中石油原油貿易部人士稱,上海祥誠可以做脫硫業務,但是沒有脫硫化氫試劑。中石油原油貿易部人士向其介紹了天津輝盛達公司。而從張海軍等人的問詢記錄來看,彼時,該人士口中的脫硫劑生產商——天津輝盛達,應是剛剛獲得硫化氫脫除劑的配方。
                    《財經國家周刊》援引輝盛達公司官方網站的信息稱,該公司生產的原油脫硫劑系中石油的科技攻關項目,由天津輝盛達和中國石油大學共同承擔。
                    在事故發生之后,輝盛達公司所生產的硫化氫脫除劑——“HD-硫化氫脫除劑”的配方也隨之曝光,85%的雙氧水、4.9%的乙醇、10%的異丙醇、0.1%的苯二酚,與其網頁宣傳的“生物酶”脫硫技術毫不相關。
                    《財經》記者查閱的幾份關于硫化氫脫除技術的研究論文中均有提及,生物酶脫硫技術具有污染少、耗能低的諸多優點,這一方法有可能會成為未來脫硫技術發展方向。但可惜的是,這一技術仍不成熟,脫硫原理仍有待于研究。
                    事故發生后,張海軍在接受有關方面問詢時道出了“HD-硫化氫脫除劑”配方組成和由來。
                    “HD-硫化氫脫除劑”真正的發明人是北京化工學院教師黃崇品。2008年,黃崇品曾經為張海軍設計過緩蝕劑的配方。張海軍稱,自己是在2009年上半年讓黃崇品設計硫化氫脫除劑。但是,黃崇品在接受問詢時稱,張海軍要硫化氫脫除劑的時間是在2009年底,張海軍稱“要進行開發和工業化研究”。
                    2010年2月,黃崇品告訴了張海軍“HD-硫化氫脫除劑”的配方,隨后張海軍以短信的形式將這一配方轉發給了輝盛達公司的總經理助理劉洋。
                    黃崇品稱,自己在給張海軍這個配方的時候,曾經告訴張海軍,這個配方并沒有做過實驗,不知道配方有沒有效果,也不是現在工業上用的產品,需要他自己做試驗后論證。3月中旬,張海軍告訴他,配方的效果不好。
                    也正是在這一月,輝盛達的脫除劑第一次在中聯油的仙人島油庫投入使用。
                    中燃油市場處人士在接受問詢時透露,在與輝盛達簽約之前,該公司副總曾經向其推薦過輝盛達,自己曾經審核過輝盛達公司的各類證件,證件齊全。該人士還曾經問詢過此前輝盛達服務過的兩個項目的結果,得到的回答是效果不錯,都滿足了國家標準,戴小兵的老東家上海東方天祥出具了檢驗合格報告。
                    在文章中,韓世奇認為,直接向輸油管道內加入脫硫劑的做法,本身違反了《石油庫設計規范》的相關規定。
                    韓世奇認為,“HD-硫化氫脫除劑”沒有經過任何小試、中試、工業化試驗、產品鑒定和產品安全性評價等必經的過程,而直接投入到了工業化應用中。這一做法違反了《安全生產法》關于新產品、新技術“應掌握其安全技術特性”的規定。
                    配方的發明人自己也不清楚這一配方的安全特性。2010年7月17日,也就在爆炸發生的第二天,張海軍打電話問黃崇品,什么情況下硫化氫脫除劑會發生爆炸?黃崇品說自己需要查一下。
                    當天晚上,黃崇品告訴張海軍,當溫度達到120攝氏度,雙氧水濃度達到2%時,就有可能發生爆炸。
                    很可惜,這一事后的發現來得太晚了。在這場爆炸事故中,數十億元資產瞬間灰飛煙滅,美麗的大連城也差點隨之傾覆。

                    致命的承包

                    引發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人戴小兵、張海軍等人已被警方控制,事故認定書顯示,戴小兵等人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接近案件的分析人士預期,若按此定讞,戴小兵等人將獲刑三年到七年。
                    作為“7·16”事故主角之一的中石油具體負何責任,會受到怎樣的監管,目前仍不明朗。有分析人士認為,由于大連市政府負擔起善后的責任,此次特大事故對中石油的影響不大,而近期信息顯示,這一事故也并未影響到其領導層的升遷。
                    這一場特大事故的教訓似乎也未改善中石油內部原有的管理流程,2010年,在“7·16”事故之后,中石油大連罐區事故原址又接連發生兩次爆炸事故。
                    “大連的事故是早晚的事情。”一位熟悉石油安全業務的資深人士對《財經》記者分析認為,脫硫劑加注業務屬于有一定技術要求的業務,這一業務被如此輕率地承包給沒有相關資質的民營企業,其間風險可想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0年3月,共同服務于中石油下屬公司仙人島油庫項目之前,天津輝盛達公司與上海祥誠公司并無直接的業務往來。雙方的合作,系中石油原油貿易部人士牽線。
                    在選擇天津輝盛達和上海祥誠之前,瑞士的SGS公司負責為中燃油的重質原油脫硫。有關人員詢問中燃油市場處人士為什么會選擇天津輝盛達和上海祥誠,該人士稱,因為SGS公司在寧波港為中燃油處理30萬噸原油的脫硫,庫存脫硫劑已經用光,要一個月時間方能運到。
                    但是,在對兩家民營承包公司的選擇上,中石油下屬公司疑問仍存。天津輝盛達公司獲得配方不足一個月,為什么中石油原油貿易部人士會想到讓這家公司去做硫化氫脫除劑業務?
                    在自己的文章當中,韓世奇分析認為,上海祥誠的經營范圍中,只有“從事進出口商品檢驗和相關技術服務”,沒有工程施工的業務范圍,中燃油公司將脫硫劑添加工作委托給沒有施工資質的上海祥誠,難免有失察之責。
                    在接受有關方面問詢時,中燃油市場處人士承認,并未對上海祥誠進行審查,他的理由與戴小兵自信的理由非常類似:國際上都是商檢公司做添加劑的操作,他們做過兩次,我們就認為他們可以進行這個工作了。
                    中國石油有三大儲油罐區,除了大連之外,在廣東陽江和潮汕另有兩大罐區。接近中石油的人士透露,陽江罐區的脫硫劑加注業務由中國石油自己負責,而潮汕罐區的這一業務也被承包給了外部公司。
                    在大連事故發生之后,工程承包所引發的安全事故成為中國石油內部關注的焦點。2011年1月12日的內部會議上,廖永遠承認,承包商監管依然是企業安全環保管理的短板。
                    3月18日,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在中國石油年報當中表示,要做好對新業務、新領域、新模式下的安全環保監管,重點加強對承包商的管理。
                    近年以來,在中石油內部,因為承包而引發的安全事故屢見不鮮。廖永遠透露,“十一五”期間,承包事故69起,死亡110人。分別占中國石油工業生產亡人事故起數的55.2%和死亡人數的55%。獨山子石化“10·28”事故、上海銷售“11·24”事故和大連“7·16”事故,均由承包商引發。
                    在2010年,中石油內部承包商事故仍居高不下,共發生承包商事故18起,死亡30人。特別是去年發生的7起較大以及以上事故中5起是由承包商造成。

                    多贏的善后?

                    1月12日的會議上,中石油集團副總經理廖永遠著重提及大連“7·16”事故所帶來的影響。廖永遠承認,大連“7·16”事故雖未造成人員傷亡,但是損失慘重、影響極壞,“使集團公司較為平穩的安全環保形勢陷入被動局面”。
                    “7·16”事故發生于大連保稅區的大連中石油國際儲運有限公司(下稱國際儲運公司)原油罐區,在輸油管道發生爆炸后,連環的爆炸引起火災,并引發了大面積原油泄漏。
                    至為驚現的是,爆炸發生所在地周圍油罐林立,多個居民小區毗鄰著這一灌區。大連方面人士,以及中石油內部人士在接受采訪時均感嘆,“7·16”特大事故未造成人員傷亡,實屬僥幸。
                    國際儲運公司系中國石油大連中石油國際事業公司與大連港股份公司的合資公司,中國石油擁有該公司80%股份。國際儲運公司原油罐區內建有20個儲罐,中國石油下屬公司大連石化分公司具體負責原油罐區的日常運營和檢驗維修。
                    知悉情況的人士透露,在事故善后處理過程中,中國石油與遼寧省和大連市方面的談判極為艱難,遼寧方面曾經一度索賠高達45億元。“一旦如此,事故損失認定也將會是45億元,這對于中國石油,特別是管理層非常不利。”
                    大連市在石油石化方面的野心,給了中國石油一個變相補償的機會。因為投資巨大,稅收優惠,對當地經濟的帶動效應明顯,石油石化項目頗受各地方政府的歡迎。
                    為免除“7·16”事故所帶來的影響,中國石油高層對遼寧方面承諾,在大連長興島新建每年2000萬噸產能的煉油廠,同時將錦西煉油廠的產能由每年600萬噸擴展至每年1000萬噸。而這一承諾正中地方政府所好。
                    知悉情況的中石油內部人士透露,最終的事故認定尚未出臺,對于當地海事賠償也未啟動,中國石油事故損失被控制在了18億元,也就是整個灌區的重建費用。這讓中國石油管理層減輕了壓力。
                    但是,在直接損失減少的背后,中國石油所付出的隱性代價高昂。分析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遼寧的原油煉化能力本已嚴重富裕。當下,東北地區的煉油能力為每年9400萬噸,遼寧一地已經有七家煉油廠,煉化能力超過7000萬噸。而每年東北地區的成品油消費僅為2000萬噸。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石油大部分原油由南北運,成品油多由北至南運,往返下來,每噸成品油成本提高200元。
                    大連市政府出面協調善后,特別是面對養殖戶的賠償。2010年9月,大連市政府牽頭成立了事故理賠辦事機構。12月,大連海洋局拿出了理賠征求意見稿。2011年3月,大連海洋局口頭向大連市金州新區金石灘街道河咀村村長邵德善等人通報了新的理賠方案。
                    根據2010年7月1日起實施的《侵權責任法》的第68條規定:“因第三人的過錯污染環境造成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向污染者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第三人請求賠償。污染者賠償后,有權向第三人追償。”
                    中咨律師事務所律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環境與資源法專業委員會委員夏軍對《財經》記者分析認為,可以選擇起訴污染者或者第三人,也就是說如果作業單位(上海祥誠、天津輝盛達、大連中石油國際儲運有限公司)執行不了,被告可以是第三人,即中石油總公司以及中石油大連分公司。
                    包括邵德善在內的部分養殖戶不滿意賠償方案,曾經希望提起訴訟,但是至今未能在大連法院立案。
                    “7·16”事故發生后,中石油高層率隊前往遼寧,與遼寧省、大連市政府談判協商解決事故處理事宜。中石油出錢投資,大連市出面解決的整體善后方案確定之后,在雙方舉行的晚宴上觥籌交錯,中石油高層連呼慶幸。
                    真正值得慶幸的只有這座美麗的城市。國際儲運公司原油罐區內建有20個儲罐,庫存能力185萬立方米。周邊還有其他單位大量原油罐區、成品油罐區和液體化工產品罐區,儲存原油、成品油、苯、甲苯等危險化學品。如果連環爆炸擴大開來,后果將不堪設想。

                    “安全成績單”

                    中石油的高層感慨慶幸之余,更應該反思過去五年安全事件的頻發,在安全管理當中,除了承包過程中的瑕疵之外,中石油自身的安全管理亦有漏洞。
                    在接受有關方面詢問時,大連中石油國際儲運有限公司運行管理部人士說,選擇放空閥進行加注,是自己和上海祥誠員工共同決定的。
                    當被問及這一選擇是否需要技術部門和安全部門的審批時,該人士回答“需要”。但是,該人士說,大連中石油國際儲運公司沒有技術部門和安全部門。
                    韓世奇在文章中提及,雙氧水分解反應的直接原因之外,此次爆炸的發生還有多方面的間接原因。其中,中燃油下屬的四個瀝青工廠,所加工的石油全部為進口重質石油,長時間以來,罐區管道長期處于腐蝕性介質中,卸油后沒有及時對管道采取處理措施,導致管道邊薄,承壓力下降,最終在最薄弱處發生爆炸。
                    韓世奇認為,中石油下屬的負責石油進口的中聯油公司,對天津輝盛達公司脫硫劑沒有進行合法性審核和可行性論證,就直接下達了作業指令。
                    1月12日的中石油內部會議上,廖永遠詳述了中國石油的安全成績單,這家營業業績的優秀生,在安全方面的成績很難讓人滿意。
                    廖永遠透露,在“十一五”期間,中國石油共發生工業死亡事故125起,死亡200人。其中,較大安全事故16起,死亡58人,發生重大安全事故2起,死亡23人。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中石油的安全成績有每況愈下的趨勢。僅2010年,中國石油發生死亡事故26起,死亡49人,與2009年相比,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分別上升30%和75%。
                    在“十一五”期間,中國石油煉化檢維修和開停工過程中發生工業生產亡人事故23起,死亡57人,其中閃爆事故10起,死亡40人。管道施工過程中發生工業生產亡人事故17起,死亡26人,其中坍塌8起,死亡14人。
                    在剛剛過去的2010年,中國石油的煉油化工、勘探開發,工程建設三個領域事故多發,共發生生產亡人事故25起,死亡48人,占全年事故總數、死亡人數的96%和98%。
                    西南油氣田和遼陽石化一年內連續兩起死亡3人以上的較大事故,管道局一年內發生4起生產亡人事故,死亡4人,大慶油田工程建設公司在一個星期發生2起死亡2人的生產安全事故。
                    中石油內部人士對《財經》記者透露,因為安全事故頻發,僅僅在2010年中,中國石油內部多人受到處分,其中,“副局級以上干部20人,正局級干部8人,處級及以下員工100多人。”
                    該人士透露,2006年以來,中國石油在安全方面的投入高達560億元。2010年中,中國石油確定治理項目2416項,投入資金110億元。
                    為什么如此高額的資本開支沒有換來安全成績的改善?
                    廖永遠在講話當中透露,違章指揮、違章操作和違反勞動紀律——三違行為屬于事故的主要原因,三違行為總計引發工業生產亡人事故89起,死亡140人。2010年,三違行為仍然是引發事故的主要原因。蘭州石化“1·7”事故、遼陽石化“6·29”事故和大連“7·16”事故的主要原因都是未嚴格執行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
                    廖永遠分析認為,中國石油“安全環保管理與公司業務快速發展不適應”,存在著“業務管理界面不清,責任主體不明,多頭管理,而又無人負責等問題”。
                    提及“7·16”事故的教訓,韓世奇在文章的最后提出,這一事故損失巨大,影響巨大,揭示出了許多深層次的問題,應該在分析事故原因的基礎上,總結教訓,制定可行的整改措施,防止重特大事故的發生。
                    這也正是所有關注這一事故調查的人士以及眾多媒體最關心的內容,但是不容樂觀的是,“7·16”事故的教訓似乎并未被充分認識和吸取。“7·16”事故100天之后,事故原址接連發生新的爆炸事故即為明證。
                    歷數過去五年中國石油所發生的安全事故,同類事故一再發生的情況較為普遍。以爆炸事故為例,其中,蘭州石化、遼陽石化、吉林石化、撫順石化四次爆炸事故死亡17人。
                    同類事故,甚至是同一地點的同類事故一再發生,中國石油的內部安全管理體系難辭其咎。廖永遠承認,這些事故暴露出新興業務領域風險管理薄弱、交叉業務職責界面不清、托管業務管理不到位等問題。
                    但是,除了與地方政府合作、加大在事故發生地的投資,蔣潔敏、廖永遠等中石油高層并未公開杜絕類似事故發生的解決方略。

                注: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藍劍)
                查看評論】【 】【打印】【關閉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