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xrnd"><nobr id="zxrnd"><meter id="zxrnd"></meter></nobr></address>

            <form id="zxrnd"></form>
            <address id="zxrnd"></address><form id="zxrnd"><nobr id="zxrnd"><meter id="zxrnd"></meter></nobr></form>

              <address id="zxrnd"><listing id="zxrnd"></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xrnd"></address>

              <address id="zxrnd"><nobr id="zxrnd"></nobr></address>

                當前位置: 資訊 >> 石化 >> 行業動態 >> 正文
                中石油以投資抵賠償了結大連漏油事件
                2011-1-4 來源:中證網
                關鍵詞:原油泄漏 中石油 遼河油田 二甲苯 甲苯

                    在與大連市政府達成“投資抵賠償”的默契后,中石油基本從“7·16”爆炸事故中抽身。
                    歲末年終,新港油罐區2010年以來的第三場火災,讓大連再度驚出冷汗。
                    2010年12月15日晚6點,中石油大連新港儲油灌區(下稱新港油罐區)附近區域失火,3人在火災中遇難。
                    火災就發生在油罐區一路之隔的鑫灣賓館。這里距最近的油罐約30米,離發生“7·16”和“10.24”火災的103號油罐約80米。“一旦引燃油罐,悲劇可能重現”,有目擊者回憶說。
                    與前兩次火災被媒體廣泛關注不同,“12.15”火災未公開見諸報端,平靜得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之前的7月16日,新港油罐區發生爆炸和原油泄漏事故,部分原油流入附近海域,至少50平方公里的海域受到污染,直接損失在5億元以上;10月24日,中石油遼河油田的工作人員在拆除“7·16”火災中的103號罐時,再次引發火災。
                    “現在是緊要關頭,不論是中石油,還是大連市政府,都不愿意再生枝節。”一位參與調查的專家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國務院調查組對前兩次火災的調查已接近尾聲。
                    國家安監總局的內部人士則透露,目前,參與調查的部委已將“7·16”事故的調查報告上報國務院,對事故的處理即將最終落定。
                    接近“7·16”事故調查的專家透露,受到最大懲罰的將是兩家承包商——天津輝盛達石化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天津輝盛達)和上海祥誠商品檢驗技術服務有限公司大連分公司(下稱上海祥誠)。中石油和大連市分擔次要責任。(詳見輔文:《追責“承包商”》)
                    中石油和大連市政府對火災的善后達成一致意見:油污清理結束的后續賠償工作由大連市政府負責,中石油“以投資抵賠償”——在大連的長興島投資2000萬噸/年煉油、100萬噸/年乙烯項目。上述煉油項目上馬后,中石油在大連市的煉油能力將達5050萬噸/年,其產值預計將占到大連市GDP的1/3。

                    擦肩而過的大災

                    “大連能(在‘7·16’火災中)幸存,屬于各種利好堆積在一起的僥幸。”大連市政府的一位官員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大連方面提供給記者的資料顯示,發生爆炸的103號罐位于新港油罐區下轄的中石油國際儲運公司的罐區,該罐區共有20個儲油罐,庫存能力185萬立方米。
                    在該罐區周邊,還有其它單位的大量原油罐區、成品油罐區和液體化工產品罐區:北側是國儲油罐區,罐區內有30個10萬立方米的儲油罐;東側是總儲量132萬立方米的大連港南海罐區,罐區內有12個10萬立方米的儲油罐;4公里外,則是大連福佳·大化石油化工70萬噸/年的PX芳烴項目。
                    沿大連港一路向北至金石灘,大化集團、中石油大連石化、中石油西太平洋石化等大大小小上百家石化工廠分布于近百公里的海岸線上,數百個巨大的儲油罐連綿不絕。
                    國務院調查組事后詳細調取的資料顯示,沿海各個原油罐區實際儲存的油品總計700多萬噸。
                    “按照(李萬才)市長的說法,如果火勢蔓延,整個大連將在火災里燃燒5年。”前述大連市政府人士說。
                    危及大連的不僅是原油油罐。緊鄰大連港南海罐區的是液體碼頭罐區,該罐區建有51座散化工品儲罐,儲罐內儲存著包括二甲苯、甲苯等強腐蝕劇毒易爆的化工原料。
                    按照前述政府人士的說法,一旦液體碼頭失火,僅劇毒就有可能導致上百萬人死于非命,大連及其周邊的渤海灣區域將遭遇巨大災難。
                    一位參與救火的官員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7月16日22時左右,大連港南海罐區一儲油罐在高溫烘烤下爆裂走火,所幸罐里沒有太多原油。事后的照片顯示,南海罐區至少有5個油罐的表面有燃燒的痕跡,直至17日上午10點,南海罐區的大火被基本撲滅。
                    驚險的是,在南海罐區和液體碼頭罐區啟動固定滅火設施實施噴淋降溫后,兩個罐區的供水同時告急,最終是出動船只從海上接力供水。
                    “大連得感謝消防戰士,是消防官兵救了這座城市。”前述政府官員說。

                    中石油“失聲”

                    “7·16”爆炸發生后,大連市政府連續召開新聞發布會,安撫民心、解釋質疑。作為發生爆炸事故企業的主管——中石油,缺席新聞發布會,也幾乎“失聲”所有的公開場合。
                    “中石油著火,地方政府倒成了唯一的主角。”2010年12月19日,大連市政府一位官員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鑒于很多問題政府方面并不掌握,大連政府方面曾多次要求與中石油召開聯合新聞發布會。
                    在其中的一場新聞發布會后,《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詢問中石油為何缺席時,大連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王衛的回答是:“這個問題你不該問我,應該去問中石油。”
                    2010年7月26日,《大連日報》報道,經過5天的奮戰,“大連海上清污取得決定性勝利”。報道贊揚了“大連市各級黨政機關、各區市縣、鄉鎮、街道、企業均積極行動起來所創造的清污奇跡和城市精神”。文章未提及中石油。
                    中石油大連石化內部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中石油在內部協調會上將“7·16”事故后的清油等應急工作,全權交給中石油大連石化處理,資金由集團總部撥款后,再由大連石化轉交大連市政府。
                    上述人士表示,中石油雖然至今未公開表達賠償,但是在清污工作中“還是表現積極”:發生爆炸事故后第二天,中石油總經理蔣潔敏就公開表示,“調動一切可以動用的資源和力量,與有關部門通力合作,確保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海上清污工作。”
                    7月19日,蔣潔敏親自趕到大連。在大連港董事長邢良忠的陪同下,乘船繞大連新港一圈察看,此時的大連沿海已形成數十公里的原油污染帶。
                    當日晚,大連市委書記夏德仁與蔣潔敏一行會談。蔣潔敏在會談中多次對大連方面表態,“人、財、物,中石油全力以赴。”

                    善后談判

                    清污之后,大連市與中石油各自成立了污染后續處理領導小組。大連市政府方面由常務副市長肖盛峰任組長,中石油方面由中石油大連石化總經理蔣凡牽頭。隨后的一段時間里,雙方就污染賠償問題進行過多次談判。
                    知情人士說,談判初期,大連市政府根據內部會議的討論,曾提出這樣的賠償要求——10億元。這筆錢由兩部分構成:中石油賠償5億元,大連市政府向中石油借款5億元。
                    對此,中石油并未接受。“中石油有兩方面的顧慮。首先,這筆巨額支出無法向國資委等監管部門解釋;其次,一旦支付了賠償,等于承認了中石油在大火中的責任,搞不好真的會對被追責。”參與談判的知情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不是賠多少錢的問題,而是賠不賠的問題。”大連市委的高層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中石油“不還價”的態度,讓自認為也是受害者的大連政府方面多少有點不悅,在談判過程中雙方還一度出現“互拍桌子”的情形。
                    他說,大連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很希望中石油能夠承擔責任,這樣,既可以減少政府背負的巨大輿論壓力和市民責難,另一方面,也可以擺脫因大火而引發的進一步追責。
                    大連市政府知情人士認為,中石油高層“拍桌子”的勇氣,可能來源于中石油對大連的后續投資項目。
                    按照大連市的“十二五”規劃草案,至“十二五”末,大連市GDP和固定資產投資要雙雙達到1萬億元。2010年,大連市的GDP和固定資產投資均為5000億元。
                    上述知情人士認為,如何完成“雙萬億”是大連市政府必須周全考慮的問題,而中石油此前正在研究上馬的千萬噸煉油項目,無疑是“助推劑”。在與大連方面的談判過程中,中石油同樣會考慮到這一因素。
                    中石油目前在大連有兩個煉油項目,分別是煉化能力2050萬噸/年的中石油大連石化和1000萬噸/年的西太平洋石化。2008年,兩家公司當年產值接近千億元,大連全市當年的GDP則為3858億元。
                    盡管有英國石油公司(BP)巨額賠償漏油的先例,但大連市政府方面人士認為,從中石油此前處理危機事故的前例來看,“與其和中石油堅持下去,倒不如就坡下驢。”
                    該人士認為,大連“7·16”事故的善后結局應有前車之鑒。2010年初,中石油位于陜西省華縣的地下輸油管道發生泄漏,導致黃河沿岸的多地暫停飲用黃河水。事后,中石油官方網站發布消息說,中石油在華縣漏油事故中負次要責任,“事故原因為第三方施工破壞所致”,因此,中石油至今未談賠償事宜。
                    “如果堅持下去,我們(‘7·16’事故的善后結果)很可能是(華縣漏油的)翻版。”這位政府人士說。
                    此外,2005年11月,中石油吉林石化雙苯廠發生爆炸,100多噸致癌物質流入松花江939公里水域,上千萬民眾飲用水告急。
                    此次事故導致當時的國家環保總局局長解振華引咎辭職,而事故的責任方中石油被依法罰款100萬元。事后,中石油同樣未提賠償,而是以“捐贈”的名義給了吉林市500萬元治理污染。

                    “投資換賠償”?

                    2010年8月3日下午6點。中石油總經理蔣潔敏第二次到訪大連,與大連市政府方面在香格里拉酒店進行最后的談判。
                    除了蔣潔敏,中石油方面還有副總經理周吉平、大連石化總經理蔣凡等人;大連方面除市委書記夏德仁,還有市長李萬才、常務副市長肖盛峰、副市長戴玉林、市委常委王萍、長興島臨港工業區黨工委書記徐長元、發改委主任姜周、經信委主任劉巖等人。
                    有參加會議的人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從雙方的“出場陣容”可以看出,這實際上已經不是談判會,而是最終的拍板會。
                    夏德仁代表大連方面表態:后續的賠償工作將由大連市政府承擔;蔣潔敏明確表示:中石油正式啟動位于長興島的兩千萬噸煉油和百萬噸乙烯項目。
                    會中,蔣潔敏代表中石油遞交給夏德仁一封感謝信,感謝大連市政府的支持和幫助。
                    “這是大連(政府)替中石油‘扛雷’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這樣的處理讓中石油抽身“7·16”爆炸事故的核心,大連市政府承擔了后續賠償,當然,同時獲得了夢寐以求的中石油的投資大單。
                    長興島2000萬噸/年煉油項目上馬后,中石油在大連市煉油能力將達到5050萬噸/年,其產值預計將占到大連市GDP的1/3。

                    問責“有關部門”

                    中石油和大連市政府達成內部妥協后,各方都在靜候最終的責任認定。
                    2010年12月下旬,國家安監總局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爆炸事故責任的調查報告已經上報國務院。
                    “中石油和大連市政府可能都會是次要責任。”一位接近調查組的知情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向輸油管道注入脫硫劑的天津輝盛達和上海祥誠“將成為主要責任人”。
                    自7月16日至今,責任方的說法有多種。
                    7月1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安監總局方面表示,初步查明,爆炸系利比亞籍油輪“宇宙寶石”號在卸油過程中操作不當,導致油輪漏油所致。
                    這一結果引發船東新加坡太平洋石油公司的不滿。大連港方面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油輪在進港及卸油過程中均由中方人士主管和負責。
                    一周之后的7月23日,國家安監總局發布通報,通報確認的事故責任包括:事故單位對加入的原油脫硫劑的安全可靠性沒有進行科學論證;原油脫硫劑的加入方法沒有正規設計,沒有制定安全作業規程;原油接卸過程中安全管理存在漏洞,事故單位對承包商現場作業疏于管理,現場監護不力。
                    在接受《財經國家周刊》電話采訪時,太平洋石油公司人士表示,卸油的全部工作均由中方人員主導,停止卸油的通知也是由中方人員發出。
                    安監總局的事故通報顯示,7月16日13時,油輪暫停卸油并告知“有關部門”,但因“管理混亂,信息不暢”,注入含有強氧化劑的脫硫劑的作業仍在繼續,18時8分,靠近脫硫劑注入部位的輸油管道爆炸。
                    透過通報可以看出,“有關部門”對爆炸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確認誰是“有關部門”并不容易。
                    通報并未明確事故責任方。通報中除外方油輪、天津輝盛達、上海祥誠外,還提到由中石油控股的兩家公司——大連中石油國際儲運有限公司(下稱國際儲運公司)、中油燃料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燃油)。
                    中石油內部人士提供給《財經國家周刊》的資料顯示,“7·16”火災中卸載的原油隸屬于中燃油,但原油卸載于國際儲運公司的罐區,該罐區的日常管理由中石油大連石化負責。配合卸油注入脫硫劑的是上海祥誠,指導上海祥誠工作的則是天津輝盛達。
                    上述公司均有可能是“有關部門”。
                    中石油大連石化的一位核心人士對記者透露,雖然罐區的日常管理由中石油大連石化負責,但油罐的建設、布局及原油卸載時的信息溝通都是由國際儲運公司負責。此外,《財經國家周刊》獲得的一份分析材料認為,事故的部分原因在于儲油系統的設計不合理:大型油罐與二甲苯儲存地點距離過近;油罐之間距離亦過近。“國際儲運公司對事故難辭其咎。”上述大連石化核心人士說。
                    在2010年8月的中石油安全環保工作會議上,中石油副總經理廖永遠表示,“7·16”爆炸事故“屬于承包商事故”。

                注: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藍劍)
                查看評論】【 】【打印】【關閉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